当前位置: 首 页>>重要成果>>正文
藏北牧业社会变迁:达村和宗村牧民权力享有的人类学考察
2014-12-25 朗维伟    (浏览次数:)

本书学术价值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从理论上建立了一套分析系统。过去从社会变迁的视角研究西藏藏族的权利享有状况均比较宏观,本书以人类学的视角,对牧业社会在村落微观场景下的变迁建立分析框架,从学理上补充宏观研究的完整性;从理论上提出村民权利享有的一些客体范畴。例如:何为民族权利?本书认为民族是在一个文化和社会体系中具备自身文化特质的群体,他们的文化认同要素被视为民族构成的基本特征,民族享有这些特征的权利,既是文化权利,也是一种民族权利。又例如:何为公民权和政治权?在村落的场景中不可能高谈阔论国家政治生活的范式,而村民自治是最能体现基层民众政治权利的场景。

二是采用人类学深描的方法,有“主位”和“客位”的认识,使成果不落虚空,富有质感,增强其学术性。正如有学者所评:“人类学的深描法由格尔茨提出,这一方法为人权研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视野,使得人们对于人权的观察可以回归到有着复杂社会生活关系的多样的主体上。”(徐平,2014)这项研究正是把科学的理论和方法采用到了西藏的微观村落社会的场景中去观察和审视。

本书的主要社会价值:一是在科学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指导下,得出的结论公允、公正。例如:对新旧西藏基层社会做出的本质性区分,在社会管理主体上,旧的管理主体是享有特权的头人和牧主阶层,广大牧民处于被统治的状态;现代的自治主体是牧民自身,主体呈现主动性、平等性和普遍性。在社会管理方式上,旧西藏是在严酷而且有等级区分的偏重于习惯法下的人治,残暴而随意,新西藏的自治则是在现代民主、法律秩序下的因俗而治。在社会管理内容上,旧西藏以摊派、差税、徭役为主,现代的自治则以改善牧民生产生活、保障牧民各种权利享有为目的。概言之,村民自治下的牧民人权享有就是按民主的秩序来组织村民,自主管理各种事务,力求村民公民权、政治权以及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享有的最佳化。

二是本书不失为一本反映藏北牧民的“民族志”资料,对于藏北这样一个研究空白较多的区域,学术性专著屈指可数。本书把20世纪60年代、80年代与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联系了起来,这种追踪调查所形成的谱系连续性研究,为当下和后人持续性关注西藏和藏北牧区提供了有价值的成果。这项来自于一手资料的研究成果,既反映作者对西藏现实的关怀,也增强我们在西藏发展问题上的话语权。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版权所有 西南民族大学科技处(社科处)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16号(610041) 联系电话:028-85523956 电子邮箱:kjc@swu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