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重大项目>>正文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西藏地方志资料的整理与研究”工作简报(2019年第6期)
2019-11-06     (浏览次数:)

首席专家赵心愚教授应邀参加

中国首部《〈格萨尔〉大辞典》出版座谈会”    

中国首部《〈格萨尔〉大辞典》出版座谈会”112日在西南民族大学文翰宾馆召开。《〈格萨尔〉大辞典》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降边嘉措研究员,四川省政协副主席罗布江村,四川省委统战部副部长徐君,四川出版集团党委书记罗勇,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原副总干事格勒,中国外文局海豚出版社副社长张长明,四川民族出版社社长泽仁扎西以及来自康巴卫视、四川省民族研究所、西南民族大学、厦门大学的专家学者与博士生等共40余人参加这次座谈会。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西藏地方志资料的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西南民族大学赵心愚教授应邀参加会议,并在会上作了发言。赵心愚教授首先就大辞典的出版向降边嘉措研究员和张长明副社长表示热列祝贺,并就这部大辞典出版的里程碑意义、民族传统文化整理研究学术价值及对今后格萨尔研究的推动与影响谈了自己的意见。发言中,赵心愚教授结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西藏地方志资料的整理与研究”的新进展,向与会专家学者介绍了在清代西藏地方志中发现的有关格萨尔王的材料及其价值。赵心愚教授先从西藏地方志发展的角度,简要介绍了《西域全书》、《西藏志考》、《西藏志》、《西藏记》及《卫臧通志》等清代西藏地方志,接着具体介绍最先发现格萨尔王材料的乾隆初期成书的《西藏志》及相关记载。《西藏志•寺庙》篇目“桑鸢寺”(又译桑耶寺)中,有这样一条记载:“桑鸢寺在召东二日,内供关圣帝君。传云,唐以前其方多鬼怪为害,人民不安,帝君降圣除之,人始蕃息。土民建寺以奉之,称尊号曰革塞结波。其寺喇嘛颇众,达赖喇嘛岁至讲经”。赵心愚教授分析后指出,这条材料中的“革塞结波”为藏语记音,“革塞结波”即“格萨尔结波”,译成汉文也就是现在人们熟知的“格萨尔王”。清代自康熙后期起,内地与西藏往来增多,不少满、蒙、汉官员将领及其他人员到过“桑鸢寺”,看到了寺中被当地藏族民众尊为“革塞结波”的神像,但误理解为是关圣帝君,“帝君降圣”的传说于是也就随之出现。在发言中赵心愚教授谈到,《西藏志•寺庙》中这一记载对于格萨尔研究具有值得注意的学术价值,因为据此记载,可知史诗《格萨尔王传》至迟乾隆初年在西藏地区流传,格萨尔信仰也不仅仅存在于民间,已正式进入了“桑鸢寺”这样的“喇嘛颇众”与“达赖喇嘛岁至讲经”的著名寺庙。发言中赵心愚教授还谈到,“革塞结波”为藏语记音,说明当时的西藏方志编纂者搜集材料时在寺庙中也进行了一定调查,“革塞结波”也引起西藏方志编纂者注意。

发言最后赵心愚教授说,目前清代西藏地方志研究中发现,《西藏志》与成书时间稍前的《西藏志考》、《西域全书》在资料上存在明显承袭关系,即《西藏志》基本利用了《西藏志考》、《西域全书》的资料,而《西藏志》流传中其资料又对之后的清代西藏地方志产生了重要影响。《西藏志》和宁刻本及抄本有关“桑鸢寺”的记载与《西藏志考》、《西域全书》相关记载文字相同,说明这种资料承袭关系的确存在,但《西藏志》记载中“革塞结波”作“草塞结波”,而《西藏志考》、《西域全书》“桑鸢寺”记载中均作“革塞结波”,乾隆中期出现的《西藏记》与乾隆末嘉庆初年成书的《卫臧通志》也作“革塞结波”,这就证明是《西藏志》抄录资料时出现错误。这些不同时期的清代地方志中均见“革塞结波”记载,也说明有清一代《格萨尔王传》一直在西藏地区流传,格萨尔信仰一直存在于寺庙之中。

会议期间,赵心愚教授还向参会专家、学者介绍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西藏地方志资料的整理与研究”的主要内容及批准立项以来新发现的西藏地方志,并介绍了西藏地方志中有关西藏传统文化资料分类整理的情况,引起参会专家学者的注意。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版权所有 西南民族大学科技处(社科处)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16号(610041) 联系电话:028-85523956 电子邮箱:kjc@swu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