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重大项目>>正文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西藏地方志资料的整理与研究”工作简报(2018年第6期)
2018-09-29     (浏览次数:)

课题组成员在美国调查了解采集馆藏西藏方志情况

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开始,美国就通过公使、领事、传教士、商人和买办等,采取采购和征集等方式,持续收集收藏中国各地各类方志。经过一个多世纪的不断努力,美国目前已是境外收藏包括西藏方志文献在内的中国历代地方志、家谱、年鉴以及有关古籍最多的国家之一。201711月至20188月,“西藏地方志资料的整理与研究”第三子课题“清代民国方志资料整理类编”成员、西南民族大学旅游与历史文化学院历史教研室教师吉正芬博士,利用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访学期间,在斯坦福大学东亚图书馆中国部负责人薛昭惠女士的支持和帮助下,通过赴美国部分大学图书馆实地查阅、与相关研究学者座谈交流、利用斯坦福大学图书馆与美国其他知名高校图书馆的馆际互借功能进行远程查询借阅等方式,对美国各地主要馆藏西藏方志文献的具体情况进行了查阅和调研,对有关西藏的旧、新方志收藏情况进行了了解,对部分方志文献进行了采集。

一、旧西藏方志收藏情况

美国国会图书馆在收藏各类中国旧方志(1949年前出版或刊行)方面,无论就数量还是质量而言,均居美国各类图书馆之首;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在美国收藏中国旧方志的公共图书馆中数量仅次于国会图书馆;再次是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其他如芝加哥大学、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耶鲁、密歇根、普林斯顿、康奈尔、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爱荷华、夏威夷、匹兹堡、犹他家谱协会等皆有相当数量的收藏。

具体到有关西藏的各类旧方志(即清代、民国时期编纂的方志)、文献收藏,仍以美国国会图书馆最多,哈佛大学次之,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又次之,其他如密歇根大学、芝加哥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与斯坦福大学等均有相当数量的收藏。自1949年后大陆及台湾各大书店、出版社影印旧志以来,美国若干大型图书馆亦均有所采购,有些大学编印的馆藏方志目录中当然也包含有关西藏的各类方志、文献。就调查所见,美国各馆所藏西藏旧志以清代为主,最早可以追溯到乾隆57年(1792)的《西藏志》刻本。所藏版本种类方面较为多样化,有刻本、稿本、抄本、铅印本等。如《西藏赋》与《西藏图考》就有四种不同版本存藏,《西藏考》、《西藏记》与《西招图略》也收藏有三种不同版本;在版本上个别志书还存有孤本,亦有部分旧抄本及手稿本为国内罕见。如嘉庆3年(1798)松筠的《西招图略》自刻本,据《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著录及调查者所见,大陆目前未见这一版本;又如沈宗衍的《三藏志略》,国内目前未见其刻本流传,只有写本藏于北京大学图书馆。

美国的很多大型图书馆目前仍在广泛且不断收集中国1949年前编纂的地方志,包括初始版本,现当代的重印本以及缩微胶片等。

二、新西藏方志收藏情况

在不断广泛收集包括西藏各类旧方志或重印的西藏各类旧方志之外,美国的很多大型图书馆现在也注意不断收集1949年之后中国出版的各类新方志及文献。以斯坦福大学为例,据调查者所见,该校东亚图书馆几乎搜集了国内已经出版的所有西藏新方志,除了地方志外,该馆还收藏有《西藏年鉴》、《西藏统计年鉴》、《西藏自治区经济普查年鉴》、《西藏社会经济统计年鉴》等。从收藏情况看,该馆对西藏新方志的收藏在许多方面甚至超过了国内有关图书馆。

三、对旧志文献的保存与利用情况

在对中国旧方志等古籍进行保存、开发利用和资源共享等方面,美国很多大型研究型图书馆均重视网络化和数字化建设,各馆馆际合作密切,可为查阅者和利用者提供各种便利。如美国国会图书馆将其馆藏的很多旧志作了数字化处理,作为网上借阅使用,而且还聘请对地方志有研究的专家学者为其馆藏的每一种善本撰写题跋,重点介绍该志的版本、史料价值、纂修者以及主要内容等。又如犹他家谱学会图书馆凭借摩门教会的财力支持,鼓励和支持本馆专业技术人员运用技术手段,以联合开发和共同享有资源等方式,将其搜集到的各种地方志、家谱、族谱等,制成缩微胶卷或数字化产品进行保存和使用。

调查者在调查期间,也正是得益于这些新的保存与使用方志文献技术手段,提高了调查效率,也采集到了部分课题所需方志文献资料。

美国图书馆重视网络化和数字化建设及馆际合作密切,必然也涉及到所藏西藏各类方志、文献。在调查中,笔者亲身感受到网络化和数字化建设及馆际合作为西藏方志查阅者和利用者提供的各种便利。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版权所有 西南民族大学科技处(社科处)

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16号(610041) 联系电话:028-85523956 电子邮箱:kjc@swun.cn